华夏新闻网 首页 政法 查看内容

卓资县油房营村村官张海龙“苍蝇猛如虎”

2017-9-26 10:17| 发布者: 管理员| 查看: 49| 评论: 0|来自: 山西新报网

摘要:  核心提示: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自治区检察院、乌兰察布市纪检委、乌兰察布市检察院和全国各大新闻媒体:当前,在全国上下高举反腐大旗,上打“老虎”下拍“苍蝇”重点肃清基层腐败的大好形势下,人民群众欢呼雀跃 ...
 核心提示: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自治区检察院、乌兰察布市纪检委、乌兰察布市检察院和全国各大新闻媒体:当前,在全国上下高举反腐大旗,上打“老虎”下拍“苍蝇”重点肃清基层腐败的大好形势下,人民群众欢呼雀跃。可内蒙古卓...

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自治区检察院、乌兰察布市纪检委、乌兰察布市检察院和全国各大新闻媒体:

当前,在全国上下高举反腐大旗,上打“老虎”下拍“苍蝇”重点肃清基层腐败的大好形势下,人民群众欢呼雀跃。可内蒙古卓资县旗下营镇油房营行政村的村官腐败行为却非但没有一点收敛,反而到了猖狂的地步。村民们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好进行实名举报,以下是举报事实。

一、非法侵占集体或个人承包土地从中牟取暴利

1、张海龙在油房营村位高权重,他不仅担任村党支部书记,而且还兼村主任,可谓是一手遮天。正因为权力过于集中,所以张海龙把村两委会看作是自己的私人班子,大事小事从不按组织程序来,即便偶然召开下会议也是装模作样糊弄一下上面,最后拍板定音还是他说了算。

2016年9月,张海龙在没有经过任何组织程序讨论决定的情况下,偷偷将那只亥自然村刘二根、王宝林两村民7.6亩山杏林地以每亩5000元的价格出售给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一个商人。当该商人派人在自己非法购买的林地里进行挖掘作业时,得到讯息的村民前去阻拦,可没想到,张海龙早已暗示施工方,对前来捣乱的村民“该出手时就出手”,结果前去维护村集体和个人利益的村民被对方打了个头破血流,被侵犯人身权利的村民至今没有讨回公道。

2、油房营村西边的石拉沟,自古以来就是油房营村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资源,这里林深草茂,自然风光独特,张海龙看出这是块生财宝地,于是,他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私自将该村卢刚旭的大片耕地偷偷卖给了某开发商,轻而易举获利10万元。当村民找他理论时,张海龙信誓旦旦地狂言,土地是国家的,我是这里的书记兼主任,就这么干了,你们觉得不合理,想到那儿告状就告去吧。

3、油房营行政村属下的吉庆营自然村是九龙湾旅游风景区的腹地,瓦窑沟是该村土地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升值空间与日俱增,贪得无厌的张海龙又看中了这块土地,他在没经过任何组织程序的情况下,私自将这块地偷偷卖给旗下营镇一养鸡户搞开发,不费吹灰之力又从中获利3万余元。

2016年,张海龙打着招商引资的幌子,把吉庆营自然村庙脚底约4亩多集体耕地让外乡人盖了房,村民们不清楚张海龙是把这块土地拱手送了人情,还是中饱私囊卖了钱?因为村务不公开,所以我们只有猜测的份。

4、2016年,张海龙在没有经过任何组织程序的情况下,私自将吉庆营自然村红道巷口子的48亩土地偷偷卖掉,至于卖给何人、张海龙从中获利多少,至今无人知道。这些非法出卖土地的事,件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只要上级部门一查便水落石出。

5、张海龙一人掌握村两委会大权不到几年功夫,个人经济实力突飞猛进空前繁荣,有了经济实力便更加恣肆地扩张。张海龙在国家三令五申严厉打击私搭乱建违法行为的高压政策下,身为村两委会主要领导,带头在五塔亥村非法占地盖起了违章房屋,在他的带头下,五塔亥村相继有多户村民也争相盖起了新房。上级有关部门接到举报后,以违法建筑对张海龙等村民的违法房屋进行了强行拆除,但事后政府部门不知什么原因补偿了张海龙二十多万元,而其他村民却分文未进行补偿。村民不明白,既然都是违法建筑,为啥张海龙能得到补偿,而其它村民却得不到一分钱补偿?就因为他是村书记兼主任吗?

二、村务不公开、涉嫌贪污惠农款项、卖低保

1、2013年秋,张海龙在临时代理村书记时,那只亥村集体账上有余款三万多元,张海龙接手后,几个年头过去了,三万元究竟花费到哪里,至今从未向村民公布过。

2、2015年春,上级给村民调拨下1万5千斤山药籽种,每斤补贴二角钱,共计补贴三千元,这些补贴款种植户至今没拿到一分钱,这些钱是否都流入了张海龙个人腰包?需要上级部门明查。

3、2015年,为了响应上级的号召,那只亥自然村村民把村南500多亩水浇地流转给乌拉特前旗一个名叫张海的人,当时说好是每亩、每年租金250元。可实际上2015年、2016年两年都是按每亩150元给的,2017年的租金至今村民没拿到一分钱。有村民询问承包土地的张海,张海答复说,他每年都是按每亩250元支付的。那么其中的那部分钱又飞到哪里去了呢?恐怕只有张海龙一个人心中最清楚,希望上级部门查出真相。

4、2016年腊月,上级拨下救济款八万余元,几个自然村随即张榜公布出领取人员的名单和金额。可是,最后到了村民手中的金额数却少了一半,村民追问原因,张海龙推脱说是旗下营镇政府给弄错了。究竟是镇政府弄错了,还是张海龙个人搞了鬼?村民不可知,有关部门一查便真相大白。

5、2017年4月份,在上级的指示下,油房营行政村配合九龙湾旅游区搞开发,征用了那只亥自然村西梁近九百亩土地,实际村民应分土地约为600余亩,其中的200余亩土地属于河槽、沙丘、荒坡,征收土地时是按900亩给了钱的,可村民们领取的征地款仅仅是按实际应分土地600亩支付的,不知另外那200亩的征地款进了何人腰包?恐怕也只有张海龙一人心知肚明。时至今天,作为行政村一把手的张海龙从未向村民公布实情。

政府在征用这些土地时,是按照退耕还林地和非退耕地论价。非退耕还林地的价格要比退耕还林地的价格高出许多,张海龙利用手中的权力弄虚作假,把自己关系户手中的许多退耕还林地变作非退耕还林地,然后他从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吃差价好处。

还有张海龙利用原本就没有分到土地的村民韩某某的金牛卡领取了征地款四万两千元装入自己的腰包,请上级查明他领取的是何人的征地款。那只亥村没有张海龙一寸土地,他怎么能领取到征地款?这不明摆着是作奸犯科、贪污公款吗?

6、油房营行政村属下有4个自然村,张海龙上任以来对低保户、五保户、直补户的认定,向来就是一人说了算,什么群众代表讨论、委员评议等等一切都是作个样子罢了。四个自然村里凡是与张海龙关系密切、平时能投其所好、为其效力的人基本都给予各种待遇,有的人年龄不到50岁,身强体壮,家养小车,却能享受低保待遇,有的人年过70,生活艰难,却享受不到低保待遇。更让人不平的是,张海龙把低保等国家赋予农民的各种福利当作他个人的摇钱树。凡是与其关系一般的人,即便达到享受低保的条件,一律都得拿钱来买,按照远近关系,以500元、1000元、1500元公开出售。张海龙卖低保在油房营行政村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村民有确凿的证据、证言,只要上级派员一查就能知道卖出多少低保

三、聚众赌博、损公肥私、违反选举法

1、张海龙作为行政村两委会主要负责人,上任以来从未把精力投入到带领村民共同致富的正道上来,歪门邪道倒是起了不小的带头作用。他在不同年月、不同地点,与不同的人进行过无数次聚众赌博行为,给民风淳朴的山乡造成了赌博成风的坏影响。这些行为都有证人举证。

2、张海龙利用手中的权力采用各种办法把五塔亥村里七、八户农民的承包地以低廉价格买到手中,然后整理成一块约有10多亩的平地待价而沽,以便行情看涨抛售出去赚取翻倍利润。

3、为达到空手套白狼的目的,张海龙利用十覆盖的机会,公家出工、出料给村民张某盖起了新房、圈了院墙,同等情况下,别的村民需要出数万元人民币,而张某却一分钱都没付,原因是张海龙买了张某的土地,以此抵了买地钱,是典型的损公肥私行为。

4、2014年张海龙临时代理村书记,代理没多久,他看到利用权力捞钱要比自己搞个体来钱快,于是经过一番努力活动,他很快如愿以偿地当了正式书记。2015年,在竞选村委会主任一职时,张海龙为了实现权力一把抓的愿望,决心要把村主任的位子也搞到自己手里。于是,他挨家挨户进行游说、拉拢或施以各种恩惠,让村民们投他的票,答应事成后要加倍报答选他的人。最终,村主任一职落到他的手里。张海龙实现了集村支部书记、村主任、村会计一把抓的愿望。这种违反选举法,采用暗箱操作的违法选举行为,本应该受到法律严惩,可神通广大的张海龙却红的发紫。

村委会领导本是带领村民走向共同富裕,奔向小康的带头人,可张海龙这个带头人却与众不同,在他上任以来,除了利用权力大肆损公肥私外,基本一丁点益于民生的事情都没有搞过,歪风邪气倒是泛滥了不少。集体的事业几乎处于零发展,而他个人的事业倒是蒸蒸日上。上任伊始,他在旅游区经营的一个饭店正处于亏损的边缘,可上任后不到三年的光景,饭店的规模逐步向外扩张,试问他的手续合法吗?经得起有关政策拷问吗?

张海龙自打担任油房营行政村两委会一把手以来,除了贪污腐败方面出类拔萃,可谓没有一点政绩可言。而他自个儿的日子倒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短短几年功夫,老旧残破的面包车换成了瓦亮的小轿车,2016年从长沙花40多万元买回了舞台表演车,有知情者说他花80多万元还在呼和浩特市买了高层商品房••••••这些钱有多少是他的血汗钱?又有多少是贪赃枉法搞来的?有关于张海龙违法乱纪的事实还有许多,我们不再一一叙说了,希望上级有关部门对我们的实名举报予以关注,给乡亲们一个公正合理的答复。

党中央一再强调:“要高度重视和严厉打击基层腐败行为,特别是村官腐败行为。”张海龙的行为早已经背离了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操守,属于典型的村官不作为、乱作为、胡作为,如不早日对其绳之以法,无异于“养蝇成虎”、贻害无穷。我们恳请上级部门派员进行实地调查,还一方清风正气。以上举报内容全部属实,如有不实之处,举报者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群众代表:贾怀钱(身份证:1526241949907140332

电话:13015238748)

杨秀琴、闫双喜、闫喜贵、郑香元、邢喜龙

2017年 9 月 13 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关于我们|免责声明|广告合作|华夏新闻网  

华夏新闻网上的内容全部来自网友,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395113358@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GMT+8, 2017-10-17 15:42 , Processed in 0.114740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