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新闻网 首页 文卫 查看内容

北京御源堂诊所无证冒充名医诊费500元 患者全裸检测

2017-9-26 10:25| 发布者: 管理员| 查看: 36| 评论: 0|来自: 法制晚报

摘要: 看法新闻暗访中医诊所:无证“名医”诊费500元 让患者全裸红外线检测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暗访组)坐诊医师宣称中医太极三部六经体系创始人,诊费高达500元,却在北京市卫计委官网上查询不到注册信息;医师看病前 ...

看法新闻暗访中医诊所:无证“名医”诊费500元 让患者全裸红外线检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暗访组)坐诊医师宣称中医太极三部六经体系创始人,诊费高达500元,却在北京市卫计委官网上查询不到注册信息;医师看病前,要求患者先接受红外线检测,开始检测才告知患者要全裸。近日,有患者对位于北京东三环华威桥附近龙头公寓内的北京御源堂中医诊所的执业医师行医资格提出质疑。对此,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对该中医诊所进行了暗访,证实该中医诊所部分医师涉嫌“非医师行医”,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

患者到一中医诊所看病对医师介绍心存疑虑

家住北京东城永外的张先生,十几年前患上痛风,为此他先后去过多家医院、诊所,但治疗效果不明显,病情经常反复。不久前,有人向他推荐了朝阳区华威桥附近龙头公寓内的北京御源堂中医诊所。

8月底的一天,张先生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北京御源堂中医诊所,负责接诊的工作人员给他一张医师介绍,上面有每名医师的出诊时间和诊费,其中价格最高的是1000元/人次。

张先生在这张医师介绍上看到,十几名医师中有5位医师宣称师从著名中医专家,如我国著名中医张克镇、清朝善扑营伤科针法传人、上海沈氏女科传人等,而且,十几位医师个个都有专长。例如一名医师的介绍中写道:“潜心研究中医临床十余年,善用经典理论和经方辨治肺系、脾系病症及其他儿科疾病”;另一医师则显示是“中医太极三部六经体系创始人、北京中医药大学特聘临床专家、湖南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临床中用运气理论结合易学,治疗疑难杂症”;还有一医师号称“运用传统经筋理论,针刺治疗各种病症常覆手而愈”。

当天,虽诊所接诊的工作人员极力推荐,张先生仍对这份医师介绍抱有疑虑,认为有的医师介绍有故弄玄虚之嫌。

回家后,张先生登录北京市卫计委官方网站,对该中医诊所坐诊医师注册登记信息进行了查询,结果没有查询到,于是,张先生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了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著名中医”田医师一次诊费500元

9月7日上午,接到张先生的反映,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来到北京御源堂诊中医所。在接诊台附近的墙壁和宣传牌上有医师介绍,其中就有张先生提到的几位医师。

北京御源堂诊中医所的墙壁和宣传牌上有医师介绍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摄/暗访组

北京御源堂诊中医所的墙壁和宣传牌上有医师介绍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摄/暗访组

就在记者仔细阅读医师介绍时,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过来问记者“看什么病?”记者称看鼻炎,该工作人员推荐了田医师,称田医师是著名中医。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看到田医师的介绍为:“中医太极三部六经体系创始人,北京中医药大学特聘临床专家,湖南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在临床中用运气理论结合易学,治疗疑难杂症。”田医师的诊费为500元/人次,长期在此坐诊,是该中医诊所诊费第二高的医师。

助理:看病先红外线检测给你们说你们也听不懂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引,用微信缴纳了费用,手机提示音一响,记者看到收费是520元,工作人员称,20元是挂号费,那500元才是田医师的诊断费。

记者在北京御源堂中医诊所的挂号单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摄/暗访组

记者在北京御源堂中医诊所的挂号单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摄/暗访组

交完钱后,记者随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来到一个大厅里,该工作人员胸前的佩带工牌上写着王某某,助理医师。记者被告知在大厅等候,大厅的一侧摆着桌椅供人休息,在另一侧,一个白色的屏风后面,则是一台电脑和一个类似探测仪器的塑料舱体,那位王助理坐到了电脑前。

等了10多分钟不见田医师问诊,而此时大厅里并无其他病人,记者上前询问王助理,她说需要用这个仪器给记者先测一下,记者问到“检测什么?”王助理说,“人体能量红外线检测,就是看你人体热量的分布情况。”

“中医看病还需要红外线?”记者不解道。王助理有些不耐烦地说:“中医现在也要与时俱进啊,给你们病人说,你们也听不懂。”

检测开始才告知患者要全裸

进入仪器舱之前,王助理告知记者,做检测需要全裸,连眼镜、手环都不能带。记者提出异议:“之前你们并没有说要全裸做检测啊?”王助理回答:“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

进入舱内,记者按照王助理的通话指示站在规定位置上,刚站上去,就听到门外的王助理说,把眼镜摘掉,把脚上的一次性拖鞋踢到一边。

记者问到:“姑娘,您在外边是不是什么都能看到?”王助理没有回答。

按照指示做完检测后,记者观察舱体内部大约有个三、四平方米,舱体呈梯形,在窄的一头,记者看到一个类似镜头的东西,嵌在一个面板上,顶部则是一个液晶显示器,演示病人应该如何做姿势,配合拍好红外线检测。

 记者从内部观察该诊所的红外线扫描仪看到了这个摄像头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摄/暗访组

记者从内部观察该诊所的红外线扫描仪看到了这个摄像头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摄/暗访组

看着红外图谱田医师开药方

红外线检测做完后,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询问“这个检测会不会对人体产生伤害”,王助理说,“孕妇都能做,你还能做不了吗?”说完便让记者随她进入田医师的诊室里。

据田医师介绍,他来自山西,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在对记者简单把脉和询问后,便和坐在其对桌的王助理打开电脑,看屏幕上的刚刚对记者拍的红外图谱,一番理论后,便由田医师在一张印有“北京御源堂中医诊所处方笺”上手写了一个中药药方,并盖章签字。

田医师给记者手写的中药药方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摄/暗访组

田医师给记者手写的中药药方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摄/暗访组

多名医师查不到注册登记御源堂:除田医师外的医师都申报了多点注册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登录北京市卫计委官方网站——北京市执业医师与医疗机构信息查询系统对田医师进行了查询,结果没有查询到田医师的注册信息。

记者在北京市执业医师与医疗机构信息查询系统上,未查询到田医师的注册信息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摄/暗访组

记者在北京市执业医师与医疗机构信息查询系统上,未查询到田医师的注册信息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摄/暗访组

随后,记者对该诊所其他坐诊医师进行了查询,结果只查询到3名医师的注册信息。《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14条规定:医师经注册后,可以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按照注册的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围执业,从事相应的医疗、预防、保健业务。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

9月21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再次来到御源堂,并采访了该店的一位负责人,据该负责人介绍,“田医师的情况比较特殊,他是外地来的,所以在北京没有办法注册,目前我们正在协调办理中。”至于其他查不到注册登记的医师,该工作人员抱来一堆材料,称这些医师都有资质,并且已经向卫生局申报了多点注册。”随后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根据该工作人员所说,查询了其中一位王某某医师,发现该王姓医师进行的多点注册医疗机构里,并不包含御源堂。

举报:朝阳区卫生监督管理所已受理

9月21日上午,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通过电话向朝阳区卫生监督管理所进行举报,将记者查询御源堂多位医师资质的情况,向该所实名举报,接线员详细记录情况后,告知记者,会尽快对该中医诊所进行检查,并对记者做出答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关于我们|免责声明|广告合作|华夏新闻网  

华夏新闻网上的内容全部来自网友,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395113358@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GMT+8, 2017-12-13 21:04 , Processed in 0.118348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